雙魚資訊網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情感資訊 / 正文

哥你慢點能疼痛我了 撞開子宮 灌入

只聽說有潑婦罵街,還沒聽過男人熱衷于說長道短呢!

身為男人 ,不該寡言少語,尤其是不要隨便議論是非的嗎?

怎么著?今天自己是遇上男人里的奇葩了?

聽著那幾個男人沒完沒了地叨叨叨,安然頭都大了。直覺自己腳下不穩向前栽去 。

安然努力讓自己穩住。她才不要囧給他們嘲笑!

“以后別讓我撞見 ,否則我……我就……就見一次瞪一次,哼!”

安然猛地跺了兩下腳,氣沖沖地朝店外走 ,嘴里不停地碎碎念。

而此時,安然口中的那幾個說長道短的男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一致往店門口看去 。

奇怪,什么人也沒有啊!

一臉蒙圈的三人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剛剛門口是不是有跺腳聲? ”三人異口同聲地問。

“好像有 ,還很大聲!”三人又默契地點頭道 。

像是魔怔了 ,三人又朝門口看了一眼……

此刻,門口靜悄悄的,要說有人 ,鬼都不信。

三個大男人被自己的幻聽怵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但是又確信自己聽到了,為了證明自己沒聽錯,這三人將目光齊齊轉向席木 。

席木這會兒正慢條斯理地吃著面 ,似乎剛剛的談論他都沒聽見。

吃著吃著,透過余光,似有種被人盯著看的感覺。

“……”

他咽下嘴里的面 ,抬頭看向那一臉疑惑的三人,問:“有事? ”

三個男人:“……”

“合著我們仨兒說了這么長時間,您是一句也沒入耳?”

對于席木毫不關心的反應 ,顧小少忍不住抱怨道 。

其他兩人也非常驚訝地看著席木 。

“師兄,你是怎么做到這般清心寡欲的?教教我,感覺現在我有點怵得慌…… ”

江燁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 ,眼冒金光地看著席木 ,乞求道。

顧小少無語,剜了江燁一眼。

“你真沒聽見什么動靜?”司含看著席木不確定地問 。

席木嗤笑一聲,故意問:“我應該聽見什么?”

席木不以為意 ,全然不顧在座那三位什么反應。他毫無心理壓力地繼續吃著面。

仿佛相比于那三人談論的事,席木倒是更熱衷自己碗里的面 。

顧小少:“…… ”

江燁:“……”

司含:“……”

——

這邊安然氣鼓鼓地一路吐槽。

“我個矮?平胸? ”

“你們才是矮冬瓜飛機場…… ”

額……說他們個矮的確有點違心!

其實那三人說有180都不為過,安然越想越氣不打一處來。

雖然氣得不輕 ,但對方的話還是讓她有點沒信心了!

她竟然特意看了一眼自己的某個地方 。

“明明不小啊?”

“我這可是A罩杯里最大的,哪小了?”

“那幾個混蛋肯定眼拙! ”

安然一個氣急,聲音大了些 ,突然停止了吐槽……

因為她一抬頭,發現周圍路過的人都向她投來了異樣的眼光。

“真是世風日下啊!這年頭的小姑娘怎么這個德行?”

“??!!”

甚至還有幾個流里流氣的人對她吹口哨。

“姐們兒,你的不小 ,來鍋鍋懷里,鍋鍋不嫌棄! ”

“……”

一排烏鴉飛過,一會兒排成個囧字 ,一會兒又排成個囧字……

安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羞紅了臉趕緊撒腿就跑……

——

她發誓以后遇見那幾人 ,她肯定好好白他們幾眼 。

結果,她愣是一次也沒遇見過!

漸漸地,她也就慢慢忘了……

已是初冬 ,離考試的日子漸漸近了,天氣也象征性地陡然變冷。

安然是個涼皮子,耐熱不抗寒。

冷風一刮 ,即使她身著厚厚的毛呢外套也頂不了什么用!

越是考試將至,身體就越不能出差錯 。

所以,今天安然沒有去考研教室 ,而是留在宿舍整理冬天要穿的衣物以及要鋪的床褥 。

不知不覺就忙活了好半天。

安然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終于在鋪上最后一床被單時,直接癱倒在床 ,閉著眼睛,開始歇上了。

好一會,安然被一聲手機鈴聲吵醒 。

她慵懶地摸來手機 ,好奇地看了一下號碼 ,不認識!但她還是出于禮貌,按了接聽鍵。

“喂,哪位?”

安然開口問。

“你好 ,請問是安然同學嗎?我是輔導員,你現在有空來一下學辦嗎? ”

“老師,您有什么事嗎?”

一聽是老師 ,安然猛地坐起身,小心地問 。

“你還是到學辦來吧,電話里一兩句話說不清。”

對方似乎在忙著其它的什么事 ,說話極為干脆。

安然還想問些什么,結果對方,掛了!

“好……吧! ”

無奈 ,她自顧自對著已經掛掉,現在正發出嘟嘟聲的手機回了一句 。

掛了電話,安然就開始想不通了!

去學辦?最近她有犯什么事嗎?沒有啊!

而且自己只是一個成績中等偏上的學生 ,基本上不會因為啥好事被叫去學辦!

除此 ,安然也不愛和老師們打交道。

在她心里,老師一直都是最令人敬畏的存在,所以她基本避之遠之。

這就奇怪了 ,還能有什么事需要輔導員親自打電話來?

安然苦惱地想來想去也沒想明白 。

不管了不管了,還是抓緊時間去吧……

——

生物與制藥工程學院,學生辦事處。

“咚咚……”

安然小心翼翼地敲響學辦的棕色小門。

“請進 。”

里面的人說 。

得到允許后 ,她輕推房門,隨手又將門關上,舉手投足間盡是禮貌。

安然走至辦公桌前 ,笑著問:“老師,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

輔導員是個三十左右的男老師,姓葉。

他常年戴著一副黑框眼鏡 ,見安然進來,他推了推眼鏡抬眼看了一下她 。

他說:“是這樣的,找你來是想問問你是否找了實習單位。倘若找了 ,你的畢業論文是在學校完成還是到單位完成? ”

“葉老師 ,我是準備考研的,所以并沒有找實習單位。”

安然如實回答 。

葉老師轉身倒了杯茶,輕輕抿了幾口。

而后接著說:“哦哦 ,這樣啊,那你的畢業實驗我就幫你安排給本院導師帶吧!”

安然恭敬地回道:“好的,一切聽您安排。 ”

葉老師擺擺手 ,說:“嗯,不客氣 。沒事就回去吧。”

這就是電話里一兩句說不清的事?

好吧,的確超過了兩句。

安然對著葉老師鞠了一躬 ,道:“謝謝葉老師!”

與老師交流果然有壓迫感,她輕呼了一口氣,穩步走向門口 。

“對了 ,安然,你剛剛說你要考研? ”

像是才反應過來一般,葉老師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安然停下腳步 ,收回準備開門的手 ,轉身說:“是的,葉老師。”

葉老師:“那你打算考什么專業?什么學校?”

安然:“本校寫作專業 。 ”

對于安然的選擇,葉老師似乎有點驚訝 。

他說:“咱們生物專業還是不錯的 ,你怎么會考這么冷門的專業?將來就業前景估計不是很好!”

安然尷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該怎么說。

于是,她只笑了笑 ,道:“嗯嗯,是有點冷門。”

葉老師若有所思,頓了一會兒 。

他說:“行行出狀元 ,且學且努力,即使冷門也會有大出路。加油吧! ”

安然沒想到葉老師會這樣說,猛一抬頭看向他 ,直點頭。

葉老師被安然的動作驚的愣了一秒,才笑著對她說:“加油!”

雖然對方并沒有和安然說什么以后一定能成為大作家大編輯這些好聽的話 。但她莫名地就是心存感激了。

在一所主攻工科類的大學,寫作專業確定不太招人看好。

也許你一向別人介紹是寫作專業的 ,無論是學歷多么不錯 ,估計也會得到一個意味深長的反應 。

寫作的壓力是無形的,也許有出頭之日,也許永遠也沒有!

在這樣一種未知當中 ,有幾個人能不忘初心,默默堅持下去呢?

可想而知……

這條路注定是孤獨不被人理解的,安然的父母再開明 ,也仍舊不希望自家閨女走上這樣一條道路。

他們只希望安然能做一些簡單的沒有多大壓力強度的事情。然后平安度過一生 。

安然父母的想法無可厚非,相信大多數為人父母也都是這么想的。

所以,今日能得到葉老師的鼓勵 ,安然當真是沒有想到。

漸漸地她的眼眶竟然濕潤了起來,然后拼命地點頭,說:“嗯嗯 ,謝謝葉老師!”

葉老師:“回去好好努力,等你的好消息 。 ”

安然再次點點頭,順道又給葉老師鞠了一躬 ,然后才開門走出去 。

也許是突然有個人給了自己中肯的鼓勵 ,安然特別開心,心里的那份斗志又堅定了不少。

所以,在離開學辦之后 ,她便直風風火火奔往考研教室。

還有兩個月便是全國碩士研究生初試,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

雖然南城大學的特色專業不是寫作,但是學校名氣在那 ,所以,每年它的分數線也是蠻高的。

安然從小就喜歡寫寫畫畫,偶爾沒事的時候更是會寫點小故事什么的。

所以 ,大一剛入學的時候,她便一眼看中了學校的記者團 。

在記者團的兩年,可以說 ,她實實在在學了不少關于寫作的東西。

而且,團里的師兄師姐們畢業后的發展也都還可以。

所以,這也是她下定決心考這個專業研究生的一個重要因素 。

只是有些命運若是都能如人所愿 ,那或許就沒有命運論了……

——

推薦閱讀

文章標簽:

版權聲明: 本文除特別說明外均由原創

本文鏈接: http://www.usbusinessloansonline.com/post/500222.html,尊重共享,歡迎轉載,請自覺添加本文鏈接,謝謝!

分享本文: 請填寫您的分享代碼。

一本无码AV中文出轨人妻-AV在线网站无码不卡的